广告位
首页 国际 大公报上的“九一八”

大公报上的“九一八”

图:一九三三年九月十八日,大公报刊登特派记者陈纪滢采写的“九一八纪念特刊”\作者供图 在中国历史上,“九一八”是一个伤疤,是国耻,也是起点,拉开了艰苦卓绝的十四年抗战的大幕;在大公…

图:一九三三年九月十八日,大公报刊登特派记者陈纪滢采写的“九一八纪念特刊”\作者供图

在中国历史上,“九一八”是一个伤疤,是国耻,也是起点,拉开了艰苦卓绝的十四年抗战的大幕;在大公报历史上,“九一八”同样是文章报国、笔录历史的一个特殊符号。从一九三一年独家报道“九一八”事变,到一九三三年特派记者深入虎穴调查伪满、出版“九一八”两周年纪念特刊轰动全国,再到一九三七年“国耻日”创办汉口版,大公报人始终与国家共命运,与民族同呼吸,以笔为剑,刺向敌寇,在历史丰碑上镌刻下永不磨灭的印记。

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晚十时二十分,日本关东军炸毁了南满铁路沈阳柳条湖附近的一段,反诬中国军队破坏,半小时后炮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。“九一八”事变爆发。当天下午,大公报已获悉日军异动的蛛丝马迹,便派记者汪松年与天津铁路局联系,得知:“沈阳来电,日军调动频繁,景象异常,可能要出事。”汪松年彻夜守在铁路局电话机旁。直到十九日凌晨一时,终于接到沈阳方面的电话,确认了事变发生,他立即向编辑部报告。此时,报纸版面都已经排好,大公报编辑部决定,从第三版左下角撤下一块,补进这则新闻,并将标题定为《最后消息》。

天亮之后,读者第一时间在大公报上读到:“据交通方面得到报告,昨夜十一时许,有某国兵在沈阳演习夜战,城内炮声突起,居民颇不安。铁路之老叉道口,亦有某国兵甚多,因此夜半应行通过该处之平吉火车,当时为慎重起见,亦未能开行。”当时世人或许都未曾想到,“九一八”的枪声炮火,将改写历史。大公报《最后消息》虽只有短短八十字,却极具分量,堪称打响了报人抗战的“第一枪”。

就在读者议论纷纷之际,大公报的独家报道还在继续进行。十九日上午十时。正在北京的大公报总经理胡政之即已赶到协和医院,第一时间采访了正在养病的张学良,写成《本报记者谒张谈话》,于二十日以粗黑字体刊出。早在一九二八年,胡政之首次赴东北采访,在大公报发表《东北之游》通讯九篇,肯定了张学良掌权后的新气象。因此,胡、张建立了良好关系。

在《谈话》中,张学良回击日军污蔑:“先是日方以一车头载兵将皇姑屯中日铁路交叉处轰毁,随即退去,故日方发表谓我军破毁满铁路轨,绝对无有其事。盖我方避人挑衅之不暇,岂能出此?”也亲口讲述了下令“不抵抗”的过程:“实告君,吾早已令我部士兵,对日兵挑衅不得抵抗,故北大营我军早令收缴军械,存于库房。”这是“九一八”事变之后,外界首度获知张学良的表态,揭露了日军蓄意挑衅的真相,张学良也背上了“不抵抗”的骂名。

“九一八”事变之后,大公报迅速确立了“明耻教战”的办报方针。“明耻”方面,从一九三二年一月十一日起,开辟专栏,连载王芸生编撰的《六十年来的中国与日本》,并冠有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,国耻认明,国难可救”字样,警醒国人,知耻后勇。“教战”方面,则于一九三二年一月八日创刊《军事周刊》,邀请著名军事家蒋百里主持,普及现代化武器和军事科学知识,帮助民众克服怯战心理,提高军事素养。

一九三三年五月,长城抗战失利后,国民政府与日军签署《塘沽协定》,等于默认了日本对东北三省及热河的占领。日本报纸开足马力,大肆渲染伪满洲国的“丰功伟绩”。由于国民政府的软弱,社会上也开始弥漫消极畏战情绪。当年九月十八日,《大公报》用整整三个版面,重磅推出了“九一八纪念特刊”。这是大公报特派记者陈纪滢只身潜入东北、勇闯虎穴换来的一份调查报道。

在“特刊”的“前头语”中,大公报批评国民政府对日斗争不力,交代了这一重大报道的初衷:“转瞬两年的时光,连‘一面交涉,一年抵抗’都成了讳言的过度的名词。”“沦陷的国土,究竟到何时才能够收回?辗转哀呼于异族淫威之下的同胞究竟到何时才能够得救?两年来日人对于东北究竟经营到怎样的地步?”“本报因为这一种关系,特派记者分赴辽吉黑热各处去实地调查。”

陈纪滢的家就曾在“松花江上”。他一九二六年随父前往哈尔滨,“九一八”事变之后,在哈尔滨邮局上班,消息比较灵通,且有通讯便利,遂发展为大公报的秘密通讯员。后来,他返回关内。一九三三年夏,陈纪滢接受大公报编辑部委派,从天津出发,坐船到大连,以邮局职员身份为掩护,先后在大连、沈阳、长春、哈尔滨、满洲里等地进行秘密调查。九月十四日回到天津。

当时大公报正在组织纪念“九一八”事变两周年的报道。胡政之见到陈纪滢非常高兴:“你回来得正好,赶紧写!”陈纪滢奋笔疾书,一口气写出了长篇通讯《沦陷二年之东北概况》(后结集出版,定名《东北勘察记》)。文章记述了日本在东北加强经济控制,掠夺资源,没收厂矿,金融紊乱,商业凋零;放纵土匪残害百姓,清剿义勇军;摧毁教育;伪满权贵与日本人勾心斗角等情况。大公报版面图文并茂,配发了照片、地图、图表。以详实的报道,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贪婪。

“九一八纪念特刊”版面中央刊登这样一段文字:‘九一八’事变转瞬两年,在这两年里不知道有多少忠勇的将士、忠勇的民众、忠勇的男女青年,惨烈地牺牲于强敌猛烈的炮火之下。一个民族应该延续他悠久的生命,一个民族应该表征他伟大的精神。我们的心在跳跃,我们的血在奔流,我们虔诚的对这次为民族的光荣而惨烈牺牲的英魂,深致我们的敬崇,深表我们的哀忱。”

这一天大公报第八版还专辟图片版,以岳飞“还我山河”手迹为栏头,刊登了辽河夕照、沈阳大南门、哈尔滨江岸货运、吉林松花江上木排、黑龙江羊群、热河离宫后苑等照片,提醒国人勿忘沦陷国土。

《东北勘察记》发表后,引发轰动,揭穿了日军欺骗宣传的伪善画皮,激发了国人抗日救亡的新热潮。日方甚至恬不知耻地向南京政府提出交涉,理由是 “有碍邦交”。胡政之则表示:“就是报纸停办,也要发这些文章” 。这些文章,正是大公报投向敌人的利剑。

来源:大公报

广告位
上一篇
下一篇

作者: 大文君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